2015年1月27日星期二

带着希望,第二次踏入国家心脏中心(IJN)

记得那天是12月2日,家威拿假再次陪我去检查,
那几天,我总问他,如果那颗东西有长大会怎样吗?

内心总期待,它会突然不在...
用了很久的时间,企图说服自己,如果它已经和平跟我生活了那么久,
也是自己的一部分,自己总不会害自己吧?

心里的却是越来越心虚....



到了IJN,我就直接去照EHCO了,
因为是第二次,一切的行政手续也免了....

随后,就是等待见医生了...

心情就跟着时间般,七上八下,
内心总在祈祷自己可以得到确定的答案,自然或开刀?安全或危险?
才发现,不管是最好的状况还是最糟的,我都希望被告知,反而这样不断地检查及转介,医生们好像都不能给予一个定案,反而照成身为病人的我们更辛苦~

总于,见了医生,我印象最深刻的2句话...
“根据这次的检查,是有大的痕迹,但是,是不重要的影响。”
"I think should be ok, 继续之前的计划,可以自然生!“
“会跟另一个医生讨论,再让我们知道!”

从医生的表情,也看得出她的不确定....心里也升起了担忧....

询问家威,她的不确定需要考量吗?她说和另一个医生讨论,我们需要跟进吗?
可是,家威觉得这样就可以,她说可以自然生就尝试自然生!
(后来,我还跟他开玩笑,总于有一个医生敢说我可以自然生,医生好像很厉害把责任往上推哦~如果我有事,总于有人可以负责了....)

看着家威的谈定,我想可能医生总要留后路给自己吧?
那好,我就相信家威,乖乖的等待自然生的那一天,和我宝宝见面....

谁知......

0 停留的脚步:

发表评论

生命与生命影响,营造共同交流的空间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