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

为什么总是我?



当我背后被贴上那些班贴(skin patch text)时,我的内心涌起一股很委屈的力量,脑里总冒出一句话:"为什么又是我?"

当妈妈后,我总觉得自己有股情绪在压抑着,让我的情绪一直起伏不定,当面对老公时,心里状态都退缩成一个小女孩的,我特别想要老公来保护我呵护我,甚至要他把我当公主。

终于明白,原来在我不断地进行不同的测试时,我的内在小女孩觉得恐惧和受伤了,再我没有好好和她相处时,我被逼以一个大人的状态来面对一切,甚至要保持乐观。

快接近3年了,因为心脏的关系,我被安排做了不同的检验,甚至是连续几天带着一个仪器在身上。老公总说我特别麻烦,身体总是有状况。

我的内在小女孩一直都处在愤怒的状态。我总于发现了她,我们都希望有人来告诉我们这些测试什么时候会结束。我们很生气自己被当成问题人物!

我学习与我的不同身体状况相处,我也告诉自己要好好地照顾自己的身体,希望我的内在小女孩能允许我们一起努力,原谅我之前弄糟了这个身体,我要活得健康!

这是我2016年的愿望。



说故事的 淑卿


2016年7月26日星期二

皮肤过敏



你知道这是什么测试吗?
对了,skin patch text。测试你对那种化学物质有敏感。

我星期一被贴上在背后,今天被撕下来,星期五再去医院做最后的确定,到底我是对什么会敏感?!

皮肤敏感,自从中学,就用不同的方式出现在我的身上,我记得曾经出现在肚子,手和脚等,我觉得最痒的地方应该是脚趾缝或手指缝。

到了大学,突然有一天嘴唇红肿干裂,那时打着假期工在买着衣服裤子的我,还被一个顾客嘲笑我不会画红唇膏,画出现了。

然后,试过无数次后,才发现吃了鸡肉的我,隔天嘴唇就会出现红肿,虽然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,但是我很乖,我真的不吃鸡肉了,有时不小心吃到或偷吃,自己就准备承担后果。

今年,突然轮到右手掌,从细微的痒和红肿,到脱皮干裂,碰到水会疼痛....只能跟家威说我要看皮肤专科,没办法,右手是我无时无刻需要用到它,换句话,我无时无刻都感受到他带给我的疼痛。




从疼痛难忍,从心疼自己到生气自己,从想好好照顾让它好起来,可是当复发时内心越来越觉得气馁到沮丧到失望。

我问家威我会不会得忧郁症?家威说很可能的,皮肤过敏不能医只能控制,是一辈子的。久病成忧,不是不可能的。

又突然有一天,我突然自我安慰说,如果这是我这期生命消业障的方法,我应该要感恩,因为它不会造成我太大的生命危险,我只要不被它影响心情就好。

那天开始,我学习遇它共处,每天谢谢它没有让我造成太大的不便。我现在只能祝福我自己,当我知道对什么过敏了,我就可以减少皮肤过敏的发生。

一直不断做测试的我,突然觉得我应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了。



说故事的 淑卿


2016年7月22日星期五

妈妈的勇气: 被讨厌的准备

记得有个妈妈分享,她坚持孩子在餐桌上吃东西,孩子跑下椅子她就停止喂食,可是外人总说孩子要骗,于是到处追着孩子跑来喂食,妈妈选择忍气吞声,看到自己的孩子越来越变样,心疼不已。

也有一个妈妈,她在和孩子训话时,外人总是在旁说孩子还小,甚至跟孩子说妈妈很凶妈妈没用,孩子看到有人撑腰,就开始不怕妈妈,尤其是有外人在的时候,妈妈觉得不是办法,于是有一次在孩子任性时妈妈又在教训孩子,外人又再次出来护着孩子说妈妈不对时,孩子以为得逞时,妈妈就把孩子抱进房间拿出藤条来打孩子,甚至警告孩子不要以为有外人在以为有人保护,我打多两下,从此外人不敢插手,怕孩子被打,可是背后就把这个妈妈批评到半死。

面对外人插手妈妈的教育,妈妈该怎么办?

相信多数妈妈脑海里,应该有几个答案:1.忍着; 2.撕破脸皮; 内心总在自问,有没有方法可以坚持自己的教育理念,却又不破坏彼此的气氛/感情?

说真的,我没有发现什么好方法,只是后来醒觉总有要负的代价,我也不能期许老公来帮忙承担我不想面对的事情。记得我被插手时,我是脸黑然后安静地不理他人的坚持自己,整个氛围是僵硬的,内心是觉得压力的。

可是想到我和孩子的关系及教育,我宁愿承受这些尴尬的压力。但这个选择,妈妈内心就要准备好被讨厌的勇气。

1.一开始,就让大家清楚妈妈才是孩子的最终决定者。

魔鬼藏在细节中,坚持妈妈原则和立场不是等大事才来争吵,而是在每个小事中坚持和累积起来的。

2.遇到不同的声音,妈妈认真又严肃地一再表面自己的立场和原则

妈妈面对被外人插手的局面时,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在争吵对或错等,记住我们此刻最重要的是孩子的成长与教育。

3.对于那些批评指责挑剔的声音,自动免疫。

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带着好意的,只是大家的角度不一样,"跳过行为,连接背后的爱"是我在学习的眼光。

4.清楚表明自己的界限。

每个教育方式都要利与弊,我们都愿意听他人的经验和建议,可是,我们更需要的是我们有选择的余地,而不是强加于人的态度。

相信,妈妈们都希望有一天社会可以接纳孩子的教育是由妈妈或父母为主,他人是需要尊重和配合的,任何事情都会询问父母的同意。


说故事的 淑卿

2016年7月20日星期三

两母子的小玩意 1

我和小宏毅有一个地方非常相识的,
就是我们如果在家呆太久会长蘑菇闷慌了!

所以呆在家的我们总会不断地找东西来玩,
不知哪里弄来一张贴纸,
我们就拿来互黏,从手手脚脚到头,
一天就这样过去了~

看着小宏毅黏到我的头,开心大笑模样,
内心涌起幸福的感觉,能陪着他真好!



说故事的 淑卿

2016年7月15日星期五

妈妈的挣扎: 与孩子分离



记得有天,我要出门工作...
开门离开时,请宏毅爸照顾他,怎知宏毅爸自己跑去上厕所,
小宏毅就一直在门口大哭大喊,我的内疚感就一点一点的增加,站在不远处注意着儿子,突然,隐隐约约的听到"毅毅要妈妈~",终于控制不到自己,跑回去安抚他!

这是我第一次压不住自己的内疚感,跑回去抱儿子,内疚和自责的声音不断地响起,我这个妈妈真的这样狠心吗?

接下来,每次送儿子到学校门口,儿子总是拉着我的手,要我陪他进学校,当学校老师把他抱起来,我在门口听到他哭着喊妈妈,内疚感涌起,总问自己做对了吗?

才发现,我们常常说妈妈要勇敢地出走,妈妈也要有自己的时间,可是这个分离,需要面对孩子的大哭大喊着妈妈时,无疑地对妈妈来说是天人交战啊!

友人和妈妈说,这是固定的戏码,尤其是生活环境只有我们两个人,可是哭喊只是离开那刹那,过后孩子是没事的,自己也会找东西玩。

这个关卡,到底是孩子设下的?还是妈妈自己给自己的?我们总认为孩子需要我们,所以把自己的情绪压得透不过气来。

妈妈们,要拥有自己的时间和生活,第一步应该是要跨过这个关卡,要相信孩子是可以独自面对生命的; 更重要的是,这是我们当妈妈第一份学习放下的功课。

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。



说故事的 淑卿


2016年6月30日星期四

小宏毅上学了!

"孩子几岁适合上学?"

我相信妈妈们都会出现这样的问号?到底应不应该送他去上学?他适合上学吗?

我也一样,我相信我绝对是最适合的照顾者,这么快送孩子去上课,心里特别不舍得,伴随而来的是内疚感。

尤其是宏毅爸总问:"等下他肚子饿会说吗?","等下他要睡怎么办?","等下他一个人在学校,没有我们他习惯吗?"

可是,当我发现我们两个人在家,我们都觉得很闷; 他玩玩具时总是一会儿就放下; 他跟别人孩子相处时总是很兴奋但不知道怎样跟他们玩; 当我工作时要安排他给不同的人照顾时,看到他总是要适应再适应; 而我越来越希望自己有些空挡时间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后来,妈妈说以前的孩子有很多兄弟姐妹,隔壁的孩子,从小就玩在一堆,小孩子要跟小孩子一起才学得快,上学没有不好,现在的人只有一个两个孩子,就送去学校和孩子玩咯!

所以我决定为他找见幼儿园,让他去学校玩和学习跟其他孩子和其他大人相处,我学习相信小宏毅是有能力适应的,我也相信我自己可以陪伴他适应。

在陪伴小宏毅试课的那几天,我发现小宏毅开始"会"玩玩具了,他看到其他孩子的玩法可以学习甚至变多元了;他开始学习其他孩子自己吃东西; 不过,他还是会抢别人的玩具,在说不可以后,他会撒娇的哭; 他在适应他新的生活作息,这几天他都比较累。

老师和妈妈的不同:妈妈会让孩子,老师会在安全感建立了让他学习规则; 妈妈很多时候会帮孩子做,老师会尽量让孩子自己照顾自己; 妈妈玩玩具的方法也是自己探索, 老师和孩子玩的时候有他们的方法和引导方法; 妈妈会偏爱自己的孩子造成孩子依赖妈妈,老师尽量对孩子一视同仁,孩子才能学习团队生活。

昨天我又出外处理事情,把儿子留在学校到下午,发现儿子的情绪比较稳定,我也比较安心去处理我的事情,幼儿园也是妈妈们的支援系统之一,告诉自己我也可以开始把自己生活做些调整让自己生活得平衡。

昨晚吃饭时,他突然对着盘里的图画说了句:"monkey", 我和宏毅爸觉得惊讶!希望我们送他去学校的决定是对的,祝福儿子!



说故事的 淑卿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